top of page

規劃持續可行的廚房至農場「一條龍」波卡西營運,重點是針對實際情況而決定規模


儲存於酒店起卸區的空置波卡西膠桶(左),以及裝滿 500 公升 波卡西的膠桶,在泥玩 Soil Trust 農場準備成為熱堆肥的一部份(右)。


沃土方為大規模實行以波卡西推動的農業,建立了一套雛形。正如之前的文章提到,波卡西是一項簡單的過程,因為當中並不牽涉翻動:切碎新鮮廚餘,將其放進容器,抽走空氣並將它密封,就完成整個過程。這樣一來,一座小型農場產生的穩定有機物質,份量便能足以脫離對任何外部肥料投入的依賴 (或是達成我們所稱的「養份自主」)。泥玩 Soil Trust 具啟發性的系統,對其他中小型農場而言可謂非常可行。當中的關鍵,是將波卡西過程保持在人類可以處理的規模,並針對當地特性。


在香港和其他地方,小規模農民在無法以機械車輛作運輸的情況下,難以利用本地有機物料製作足夠使用的農業堆肥。一般拖拉機未必能夠通過狹窄的農場通道,又或者當地整體資源不足。但是,要是一批熱堆肥成功發熱,往往需要最少 1 立方米(1000 公升)的有機物料。泥玩 Soil Trust 使用窄身的鏟車,以及能夠一次過盛載 10 個 50 公升容量的波卡西膠桶電動車。如此一來,500 公升以波卡西過程處理妥當的酒店廚餘,就能每月一次運送到農場。加上同等份量(500 公升)的木質覆蓋物,一批成分均衡的熱堆肥就此成形。


在泥玩 Soil Trust 農場上,每月送達的 500 公斤波卡西有機物料,從貨車卸下至抵達農田途中,必須穿越一條狹窄小徑。


泥玩團隊包括一名全職農場經理,以及 12 名每週工作的社區花匠 . 在有限人手下,加上細小面積農地(0.1 英畝 / 0.05 公頃)對生物肥料的實際需求,斷定了每月能夠接受並處理的酒店廚餘份量。酒店只須兩日便能產生約 500 公升廚餘,產生的有機物料,足以滿足與泥玩 Soil Trust 農場同樣規模的 15 個農場之多的需求。由於酒店與農場的距離約為 35 公里,波卡西轉運選擇以每月方式進行,以減低運輸相關碳足跡。


由於需要以人手將膠桶從貨車卡板轉移到手推車,泥玩 Soil Trust 將每個膠桶的容量上限訂為 50 公斤。在必須的情況下,兩個人甚至一個人都可以安全處理該等重量。另一項人體工學措施,是在膠桶內側漆上供波卡西分層用的記號,以便廚房職員在適當位置分別鋪放切碎廚餘及波卡西菌種。


膠桶內壁的白色條紋是波卡西分層用的記號,有助酒店職員記得在每層廚餘中間加入足夠的波卡西菌種。


除了沃土方計劃之外,泥玩 Soil Trust 亦與一個社區支持農業 (Community-Supported Agriculture, CSA) 平台合作,每月從約 15 個家居收集不多於 150 公升,以波卡西方式發酵處理過的廚餘。由於份量不足以作一班熱堆肥製作用,這些家居生產的波卡西,會被直接用作土壤改良劑,而稍後也會用作飼料養殖昆蟲。


全球各地小規模農民,近年愈趨避免使用商業堆肥或化肥,轉而開始收集所在地的住宅或工業廚餘,以控制土壤和動物飼料的生物完整性。如果農場與廚房間的距離夠短,每週收集也是可行做法。一個實質例子就是這個佔地 3 英畝(1.2 公頃),由 3 人家庭營運,並完全依靠波卡西堆肥運作的再生花圃。花圃從參與 CSA 的約 100 個家居,在收取小量費用情況下,以桶收集未經處理的廚餘,並將其在農場範圍集中處理,發酵成 500 公升的波卡西。不論使用何種收集方式,任何廚房至農場「一條龍」的波卡西」營運模式,訂立規模的起點都是視乎波卡西的再生應用用途為何,並且何種規模在運作上對農民最有用。


關鍵詞: 廚房處理, 農場處理, 供求協調, 桶裝送貨, 運輸足跡, 小型裝備務農.



Comentários


DSCF1642.JPG
bottom of page